企業資訊

養老服務:下一個十萬億級的朝陽産業

時間:2019-02-26 來源:東方財富網


21世紀是人口迅速向老齡化邁進的時代。老齡化社會的來襲對社會、經濟等各方面的正向發展帶來了極大的沖擊。而在廣泛的養老需求面前,是尚未完善的養老體系以及等待整合的養老資源。此時,養老服務受到政策和資本雙重的關注,在機遇與挑戰並存的市場之中,企業應該如何抓住長壽紅利,站在下一個十萬億級的風口之上。

我國人口老齡化程度日益加劇

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8年年末中國大陸總人口139538萬人,比上年末增加530萬人。全國60歲及以上人口已超過2.49億,占人口比例的17.9%;65歲及以上老年人口達到1.6億,占11.9%。根據聯合國的定義,60歲及以上人口占總人口比超過10%,65歲以上人口占總人口比超過7%的即爲老齡社會。中國人口的老齡化程度正在加速深化。據老齡辦預計,到2025年,我國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數將達到3億,占總人口的五分之一;到2033年將突破4億,占總人口的四分之一左右;而到2050年前後將達到4.87億,約占總人口的三分之一,老年人口數量和占總人口比例雙雙達到峰值,屆時中國將進入超級老齡化社會。

多省進入深度老齡化社會

根據公開資料,至2017年底60歲及以上戶籍人口老齡化統計排名顯示,北京已經成爲戶籍人口“最老的城市”,平均每天淨增500余名60歲及以上老年人,老齡化率高達24.5%,天津、遼甯以22.43%和22.65%緊隨其後,進入前三。全國已經有多達8個省份直轄市老齡化率在20%以上,俨然進入深度老齡化社會。

隨著老齡化的加速,養老産業地位凸顯

供需矛盾日益突出,機構養老成爲發展重點

中國在1999年邁入人口老齡化社會,至2017年止,老年人口數淨增高達1.8億。目前我國的養老服務中機構養老僅占1%,而根據養老服務業發展規劃,2020年養老機構占比要達到3%。我國的養老機構仍是以社會福利型的公辦養老機構爲主,其他類型的養老機構發展尚未跟上,無法有效地填補在供給端公辦養老機構留下的巨大缺口。

根据统计公报,当前全国各类养老服务机构和设施 15.5万个,同比上年增长10.6%;其中注册登记的养老服务机构 2.9 万个,各类养老床位合计 744.8 万张,同比上年增长 2%(每千名老年人拥有养老床位 30.9 张)。公开资料显示,北京一些养老机构仅能提供千张左右的床位,而排隊登記的老人一度超過了10000人,是可供應床位數量的10倍,供需矛盾十分突出。機構養老俨然成爲近期我國養老發展的重點。從未來産業規模的角度看,預計到2023年,中國養老産業市場可達到13萬億元,養老市場發展潛力巨大。

多項政策助推養老機構發展,市場向各類資本全面開放

隨著我國人口老齡化進程的加速,2014到2017年間國家及地方頻繁出台了一系列政策,積極支持老齡事業的發展和養老體系構建。其中,機構養老得到了重點關注。

2014年商務部發布公告鼓勵外國投資者在華設立營利性養老機構從事養老服務,2016年《關于做好醫養結合服務機構許可工作的通知》明確提出支持醫療機構設立養老機構;支持養老機構設立醫療機構。2017年《服務業創新發展大綱(2017—2025)》則提出全面放開養老服務市場,支持社會力量舉辦養老服務機構,鼓勵發展智慧養老。

在多項政策利好社會資本投資養老服務機構的情況之下,各類市場化主體紛紛進入,高端養老機構成爲當前投資熱點。如恒大、萬科等房産企業,泰康、合衆等保險機構以及投資機構,大動作進入養老産業,布局北京、上海、成都、青島等一線、二線城市。民營機構養老服務迎來快速增長。

養老服務主體以社會福利型與市場盈利型爲主

從投資主體來看,養老機構投資興辦主體多元化,目前養老服務市場上的主體一般可以分爲:社會福利型與市場營利型兩類。社會福利型的養老機構由政府主導開發,享受國家補貼,能夠滿足服務對象基本的養老需求。而市場盈利型機構則完全是民營化、市場化的運作,全方位滿足不同层次的需求。由于政策的開放和支持以及社会化进程不断加快,近年来社会力量举办的市场盈利型养老服务机构正在增加并逐步发挥主体作用。

以參與機構的主營業務劃分市場盈利型養老,目前的高端養老服務主體包括以房地産開發、經營、管理和服務活動爲主營業務的房地産企業;提供養老保險類金融業務的專業保險機構及其他投資機構;從事老齡日常照護、醫療服務、臨終關懷等的老齡服務運營商以及以資本爲導向的其他投資機構。

養老市場各類型競爭主體的代表企業名單

養老市場上主體發展各有側重,且優劣勢明顯

在市場需求與政策支持的雙重驅動下,養老産業作爲潛力巨大的朝陽産業,吸引了大量重量級玩家入場。目光主要集中在中高端養老護理機構這塊養老産業的最上層蛋糕。

房地产:积极寻求新的利益增长点,房地产企业纷纷跨界养老行业, 定位尚不清晰

隨著地産行業政策的收緊,傳統單一的住宅銷售方式已然無法像以往一樣成爲房地産利潤的助推器。房企積極尋求新的業務發展機會,希望幫助企業完成業務轉型升級。目前我國的養老地産是尚處于發展初級階段的藍海市場,回報率高于傳統地産,且受政策調控影響小。于是“養老+地産”的模式受到了市場的熱烈追捧。

一般房地産企業進入養老市場時主要側重于提供載體,通過自建或者改造原有建築。由于多數地産商偏好開發養老住宅型項目,且呈現出“重地産輕服務”的特征,導致了發展定位不清晰、盈利模式不可持續等問題。因此大部分房企仍處于摸索試水的階段。萬科作爲最早進入到養老地産市場的房地産企業,成立了獨立運營服務團隊,內部也已探索出一套可持續的養老業務盈利模式,如旗下的:幸福家、智彙坊、隨園嘉樹等項目。

保險機構:在産業鏈上與養老産業有密切上下遊聯系,養老産業的最佳拍檔

因擁有共同的服務對象——老年人口,保險機構與養老機構之間存在著天然的合作基礎。作爲養老産業鏈上重要的一環,保險機構有著明確的發展定位,即力求實現養老産業與保險産業的協同發展。截止至2017年,共有8家保險機構參與建設養老社區,主要布局在一線城市及周邊輻射圈和部分強二線城市。由于保險資金規模大、回報要求低、周期長的資金性質,相對更爲適合投資養老地産。

養老服務運營商:內資運營商業務雖包羅萬象,但優質企業匮乏;外資二度進軍高端市場,表現有待觀察

內資養老服務運營商業務涵蓋範圍廣,一些運營商利用互聯網、物聯網、大數據+傳統養老服務業的模式優化養老資源配置。但與外資同類機構相比,規範程度差,行業集中度低。在中高端護理、康複服務上仍舊空白。

外資的養老服務機構主要定位高端市場,傾向于選擇有一定消費能力、老齡化趨勢明顯、有開發空間的城市。主要布局在北京、上海、廣州等一線城市以及長三角地區。盡管業務體系完善、養老理念先進、資本運作豐富,但外資養老機構也遇到了文化環境差異,經濟負擔能力差,等水土不服的問題,表現有待觀察。盡管運營類企業專注于老齡服務供給,但由于盈利難、資金回籠慢等問題,較多機構陷入經營困境。

各類主體主要以獨資、合資、並購、戰略合作等模式進入養老服務市場

一般而言,企業進入養老服務市場的形式包括獨資、合資、並購、戰略合作等。由于其跨界交叉的特殊屬性,資源整合與共享,協同作用極爲重要;在現有的實踐中,後三種是較爲常見的進入模式。其中又以合作開發的方式最爲常見。不僅可以幫助開拓資金渠道,降低進入風險及成本、還能整合多方資源優勢,促使養老項目積極專業化、多元化發展。常見的有房地産企業與其他企業合作、房地産企業與險資合作開發、房地産企業與養老機構合作開發、保險機構與養老機構合作開發等類型。

在市场激烈角逐中,并购和重组也是众多进入者选择的捷径。2014年政策向市场開放以来,中国养老服务业的市场潜力吸引了国内外各路资本。通过收购成熟型、成长型养老机构的方式,以相对较小的投资金额,获得相对较大的投资回报。资本方通过此举迅速地打开市场,实现在养老产业的规模扩张,迅速抢占市场份额。从2014年市场进入期到之后两年的市场混战期,养老企业经历了一轮激烈的洗牌,慢慢步入稳定发展的轨道。产业并购重组的出现意味着中国养老产业正逐渐走向成熟。

(文章來源:艾瑞咨詢)


上一篇:无 下一篇:HG娱乐HG娱乐CBD項目
返回列表